|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現代都市 > 心尖蜜寵:帝國總裁疼入骨 > 第971章 奶粉錢?不需要!
  第971章 奶粉錢?不需要!

  姜星楚有點小心思是逃不過容霆的眼睛的,所以,她語氣里的小情緒在他這里無可遁形。

  他笑道:“沒錯,為了多賺點奶粉錢,必須努力點。”

  “奶粉錢?”她輕哼,“不需要!”

  “小東西,你之前可是說要靠著我賺奶粉錢的,怎么,現在又改變主意了?”

  “我花店每個月賺的錢夠買奶粉了,再說,我是個女的,可以給寶寶喂母乳!”姜星楚沒從邢瑞那里問出個所以然就算了,連容霆對她也是這個態度。

  寶寶不開心了,有小情緒了。需要發泄一下。

  “奶瓶有容量大小之分,你這個型號,估計裝不了多少吧!”某總裁捏著下巴端詳著寶貝老婆,毒舌地說道。

  姜星楚雙手護在身前:“你什么意思,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嫌棄我嗎?混蛋!”

  “不是嫌棄,是客觀地說明這個情況。”容霆笑道。

  平時開這樣的玩笑,姜星楚還能玩得起,可惜今天不行,今天發生了那么多的事,讓她對一些事產生了懷疑。因此,被容霆這樣一說,姜星楚有種被人嫌棄了的感覺,頓時小情緒多到不行。

  她撇撇嘴,坐在沙發上,扭頭不看他。

  以容大總裁的經驗,小妻子露出這個姿態,意思是等著他去哄。

  今天還是不要跟往常一樣了,反其道而行估計好點。因此,容霆故意沒有過去哄姜星楚,而是邊打著電話走向辦公桌。

  適當的把她晾一下再去哄,這樣將會更利于增進他們的夫妻感情。不然,發生了同樣的事之后,解決方式相同,半點變化都沒有,這樣就沒多少意思了。

  容霆是這樣認為的,誰想到,他自認為對姜星楚很了解,最終也有不了解的時候,這一次正是這樣,不小心翻船了。

  姜星楚在那里默默地等著被哄開心,等了半天沒得到回應,心里不舒服了,站起身要走!

  哼,咱是有骨氣的人,人家不愿意搭理,干嘛還要留在這里啊。走,馬上走!

  容霆見情況不妙,快步起身去追她,幸好她腿短走得慢,容霆在姜星楚出門之前把她攔了回來。

  姜星楚板著小臉,倔強道:“干嘛要管我,讓我走得了,我很愿意自生自滅!”

  “是誰欺負我寶寶了,怎么這么不高興?”容霆捧起她的小臉,低頭輕吻幾下。

  姜星楚仍舊高興不起來,哼了一聲不講話。

  “小豬,怎么不講話?”

  “除了你這頭大壞豬,誰敢欺負我?”別人想要影響姜星楚的心情,那得先有這個影響力啊。那些無關緊要的人,再怎么過分都跟她沒有關系,她有什么好難過的。

  所以,某個大壞蛋是故意的,在明知故問!

  “大壞豬?有人這樣稱呼自己的老公嗎?”容霆笑問。

  “誰說沒有了,我不是人嗎?還是說,我辛辛苦苦給你生孩子,連句抱怨的話都不能說?”打開了話匣子一般,姜星楚發泄著內心的不滿。

  容霆搞不懂她究竟是怎么了,但他知道,以她講話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說到正點子上了。

  安靜等待。

  姜星楚是真的很生氣,所以牢騷了很多。說完這些,看到容霆笑瞇瞇地盯著自己,那感覺好像她是一個很潑辣的人,在欺負一個好男人似的。

  這樣下去,的確不太合適。關鍵的是她很愛他,不想因為有了什么誤會影響到他們的關系。所以,該發泄的發泄完了,該說說正事了。

  只是話說回來,如果一開始還在發飆,倘若到了后面又轉變的很軟萌,這樣的變化,連她自己都接受不了。讓他看到,還不得狠狠地嘲笑她一頓呀!

  臉還得要,所以,姜星楚停下來,大腦飛速轉動,想想如何在發飆和軟萌之間好好地轉換一下。

  “小東西,說完了?”容霆問。

  “不然呢?說的差不多就行了唄,難不成,你希望你老婆變成那種很不講道理的人?”

  容霆被她逗笑,她這些行為就表現的很不講道理,還好意思說這樣的話!

  小臉皮又厚了。

  “乖了,我愛你,所以,你對我發點小脾氣,在我這里覺得很可愛,我不會怪你的。”容霆寵溺道。

  姜星楚癟癟嘴,這都鬧的什么事哦,本來覺得自己吃了虧,但是為什么,讓他這樣一說,反而自己更加不好意思了呢?

  “老公,是這樣的,我見到你之后一些話沒說出來,憋得時間有點長了,很不習慣,所以……你懂得哈!”姜星楚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嗯,我都懂,所以我說這樣的你很可愛。”容霆語氣寵到不像話。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愛你!”姜星楚說完湊上前,緊緊地抱住了容霆。順便,借著跟他擁抱的旗號在他身上使勁嗅了嗅,想聞一下有沒有女人香水味。

  并沒有任何不和諧的味道,姜星楚舒口氣。

  “我看你抱的有點困難,要不,換個地方,繼續探討?”容霆不是看不出她的這點小心思,反正他沒做任何對不起她的事,不膽怯。

  “好啊好啊,到沙發那邊去……”姜星楚求之不得,沒想到他這么自覺。按說,他都這樣了,她不應該繼續懷疑。只是,有些事情怎么好說明白呢?姜星楚決定要趁勝追擊,再去試探一下。

  到了沙發前,姜星楚繼續抱著他,這次不僅要聞,還要看看他襯衣上有沒有礙眼的印子……

  “小東西,是不是在檢驗我對你的忠誠?”容霆清冷的嗓音響起。

  姜星楚心里咯噔一下,她表現的有這樣明顯嗎?他竟然看出來了!

  這種事,死也不可以承認啊!她搖晃著腦袋:“怎么可能啊,你別開玩笑,我其實一直都很相信你的。”

  “老婆相信是一回事,但老公很想在老婆面前證明一下對她的渴望。所以……”他笑的不懷好意。

  姜星楚腦袋搖晃的跟撥浪鼓一樣,一個勁兒地提醒他不用這樣見外。

  可惜,鬧了這么多之后,現在說這些有點晚了,有些人要證明自己,攔不住啊。

  姜星楚欲哭無淚,不是來跟他說一下容燃的事嗎?為什么,聊著聊著,這畫面變得少兒不宜了呢?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