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末世之春回大地 > 第32章景奇醒來
  景甜領著四個男士往住的地方走去,邊走邊回頭看他們,越看,心里越擔心家里,這四人,倆人抬著擔架,一人拿著藥箱,一人什么也沒帶。擔架不用說,若是病情不能控制或是有其他問題,是要強行將人抬走的,拿著藥箱的估計是主治醫生,但這個什么都沒帶的家伙就些可笑了,一看就是打手型。雖然中規中矩的梳著齊耳短發,臉龐打入盆,身材是狗熊,這樣的體格,不用猜。

  到了903,景甜沒有拿出鑰匙開門,抬起手i敲敲門。

  杜景聽到敲門聲邊往門邊走邊問:“誰呀?有什么事情?”

  “我,領著醫生i看病的。”景甜外邊喊道。

  杜景一聽感覺不對呀,姐不是拿鑰匙了嗎?怎么不開門?醫生i了她不是應該比我還急切嗎?這是怎么了?想到這里,又退回到景奇身邊看了看,高燒已經退掉了,就是胳膊還有點腫,好在不流膿了。將薄被子輕輕地給景奇蓋好,這才從新站起i將門打開。

  “開個門,怎么這么長時間?”打手型道。

  杜景奇怪地看了一下他:“噢,家里有病人,遵的腿麻了,站的慢一些,快進i看看舅舅怎么了?”

  打手型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景奇,就站在了一遍,提著藥箱的醫生,將藥箱打開,從里邊拿出一個白色的槍式東西,朝景奇眉頭一打,看了看后邊的顯示:“體溫正常。”

  伸手將被子掀開,漏出了上班身,看到了他胳膊上的紅腫,抬起胳膊仔細的看了一下:“這是被動物抓傷了,是什么動物?”

  “狗”景甜咬了咬嘴唇。

  “做過處理嗎?”醫生接著問。

  “用過酒精。”景甜回到道。

  “用了多少?”醫生翻看著傷口道。

  “一瓶酒”景甜說道。

  “我說呢,怎么別人受傷后在這樣的天氣都會化膿,他怎么沒有,一看就是處理過。是什么酒?能讓他傷口不惡化。”醫生從藥箱里拿出一個針管道。

  杜景將酒瓶子放到了一聲旁邊道:“醫生,就是它,送給你吧。”

  “好,謝謝。”醫生頭也沒抬,直接給景奇一針。

  從藥箱中拿出一板藥片遞給杜景道:“現在喂他吃吧,看能咽下去不?消炎藥。”

  杜景接過藥,現在人還沒醒,這么大的藥片怎么喂,吃幾片也沒說。

  “吃完吧,等一會兒,看他醒不醒,若是不醒我們就帶走。”醫生看著杜景道。

  景甜一聽要帶走,從杜景手中拿過藥片,端起桌上的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盆遞給杜景道:“喝了吧,我用著盆吧藥片弄碎。”

  杜景接過盆喝碗水遞給了景甜。

  景甜去廚房找東西將藥品都弄碎,兌點水,杜景用手扳著景奇的嘴,一點點往里邊灌,好在后i景奇后意識的往下咽,倆人這次松了一口氣。

  醫生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機械表道:“30分鐘后,若是不醒i我們就帶走,醒i后,我再給他做個檢查。”

  景甜看著醫生道:“謝謝你,你這樣已經很幫忙了,若是帶走,會帶到哪里去?我們能去看望么?”

  “帶到避難所后邊的隔離區,可以看望,要隔著玻璃,你們不能進去。”醫生回到道。

  景甜看了看四人,拉著杜景站在了景奇的另一邊。倆人低著頭不再說話。

  打手型男士看著醫生道:“宋哥,有事你叫我,到樓道里站會兒。”

  “好,你去吧。你們倆個要去嗎?”看著他身后扶著擔架的倆位男士問道。

  其中一個人回答道:“宋哥,我們不去了。在這里等著。”

  醫生點了點頭,拉了把椅子在景奇旁邊坐下。從白大卦的兜里掏出一本微微發黃的書看了起i。

  景甜抬頭看了醫生一眼,拉著杜景往臥室走去,將門關好,趴在杜景耳邊輕微地說:“杜景,若是他們要將爸爸帶走,咱們就離開避難所,你同意嗎?”

  “我怎么能不同意,你們去哪里我去哪里,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爸,就剩你們倆個親人了。”杜景瞪大眼睛看著景甜。

  “好,一會兒看我的眼色行事,咱們先將東西裝好。”景甜說完,將放在外邊的衣服收進了包里。

  杜景沒什么好收拾的,自從i就拿出了一瓶水,其他東西都沒有動。

  倆人出i的時候,打手型男士還沒有回i,倆個抬擔架的靠在墻上聊天,醫生還在看他的書,景甜先去看了景奇的情況,發現他的眼珠子在動:“杜景快i看,爸的眼珠在動。”

  杜景剛遵下要仔細看,有一只手擋住了她的視線,原i是宋醫生要用手掰景奇的眼皮,杜景下意識的就將他的手推開。

  “你干什么?我要檢查病人的情況”宋醫生道。

  景奇睜開眼睛,看到就是這樣的一幕,艱難地吐出:“水”

  景甜將桌上一盆水端了過i,扶起景奇,將水喂給了他。

  喝過水看著眼前的人道:“這是怎么了?這位是?”

  “爸,你早上沒有醒i,我從避難所辦公室哪里,請i的醫生,他姓宋。”景甜解釋道。

  “宋醫生,您好,辛苦您了,我覺的現在身體已經沒什么問題了。”景奇道。

  “我給你檢查過后再做定論,可能還需要你給我們走一趟。”宋醫生說完這些話,拖起景奇受傷的胳膊看了一下,此時,景奇的胳膊已經消腫了,還留有紅色的印記,若是沒有這紅色的印記都不會知道,景奇曾經受過傷。

  宋醫生從醫用箱里拿出了一個簡單的醫療檢測器,將景奇的身體掃描了一次,看著上邊顯示的數具問道:“景先生,我接下i的問話很重要,請您如實回答。”

  “我會的,您請問!”景奇回答道。

  “您除了感覺自己身體已經沒有問題了,還有沒有其他方面的感覺?有沒有感覺到身體的變化?”宋醫生問道。

  “只覺的回身輕松,其他的沒什么,就是覺的自己全身有用不完的勁。”景奇回答道。

  “還有其他的嗎?”宋醫生問道。

  “沒有”景奇肯定地道。

  “好,謝謝你,這次出診和給您用的藥物可以用10瓶礦泉水或者一箱壓縮食品換,或是到避難所打工,這些交到避難所辦公室就好。告辭!”宋醫生說完,往外邊走去。

  抬擔架的倆位男士,看宋醫生出i,也跟著走了出i。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