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武俠修真 > 靈鼎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血濃于水!(求月票!)
  魁首之位,為父正名!

  楚巖以自己的強勢告訴并州之上的所有人,王輕柔和楚長天的兒子,一樣如他們一般耀眼!

  楚山走下了擂臺,失魂落魄,雙目呆滯地走下了擂臺,楚巖沒有多說一句,他知道,這一劫是楚山必須面對的,此劫不過以其之前那狂傲自大的個性,絕對走不到最后!

  “外甥!你騙得小姨好苦!”

  這一刻,一道身影沖上了擂臺直接撲在了楚巖的懷里!

  接著,其便是趴在了楚巖的身上抽泣起來!

  “小姨,我早就說過,你是我的親小姨啊!”

  楚巖微微一笑,拍了拍玉白歌的肩膀!

  “你個壞小子,你騙得小姨好苦,好苦!”

  玉白歌從楚巖的懷里出來,幾分羞紅的臉上滿是淚痕!

  此刻,她終于知道為何自己第一次見到楚巖便是有那種親近之感,她終于知道為何對于楚巖的言語沒有絲毫抵抗之力,終于知道自己為何沒頭沒腦如傻瓜般的認了一個身份未明的人為自己的外甥!

  只因為,這是自己姐姐的孩子!

  這種熟悉源于血脈之間,玉白歌與玉輕柔是一母同胞,母親早逝,玉輕柔如同照顧孩子般照顧玉白歌,這段年幼的經歷,讓玉白歌對玉輕柔產生了很強的依戀,就算長大之后也是如此!

  “弟弟,原來你真是我的弟弟,你知道嗎?這幾年姐姐對你擔心得很!”

  這一刻,玉蕊兒也走上了擂臺,眼中淚水止不住流下,此刻她也終于明白,為何自己與小姑一般對于那素未謀面的林山有親近之感,因為,這是自己最為親近的姨娘的孩子!

  “姐姐不要如此感受,小弟現在不是在這嗎?”

  楚巖淡淡一笑,他能感覺到玉蕊兒發自真心的關心,心中十分的溫暖。

  整個場面早已一片安靜,這溫馨一幕,讓不少女修都是落下了淚水,這份感動,源于心靈之間!

  當年楚長天和玉輕柔之事整個并州無人不知!

  這兩個人的相愛有錯嗎?當然沒有,錯的是,他們的身份不同,造就了最后的悲哀!

  而現在,他們的孩子從下五州一路而來,能有如此成就,眾人甚至可以想象其究竟吃了多少的苦,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楚巖身影閃動,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五個老怪所在的高臺之上。

  “嘭!”

  面對兩位雙鬢斑白的老人,楚巖雙膝跪地,多年心中所珍藏的最柔軟一處,這一刻,完全被觸動,眼中兩滴淚水滑下,聲音洪亮道:“爺爺,外公,不孝孫兒楚巖代父母給您二老叩頭了!”

  “嘭!”

  抬首,落下!

  這一刻,百感交集!

  “嘭!”

  抬首,落下!

  這一刻,心結已去!

  “嘭!”

  抬首,落下!

  這一刻,血濃于水!

  三叩頭,代表了楚巖的心,代表了楚巖父母的心!

  這份,親情,不知早已埋藏在了心中多久,楚巖甚至都快要忘了,但這一刻,這一切,出自本能!

  楚巖哭了,淚水掛在了堅毅的面龐之上!

  多少年了,除了與幾位伴侶間的生死離別之時曾經哭過以外,楚巖不曾有一次哭過,但這一刻,他哭得像個孩子!

  他就是一個孩子,在這二老面前,他不在是各個州縱橫無敵,光芒耀眼的楚巖,他就是一個孩子,他們的孫子,外孫!

  雖然楚巖自己不愿意承認,但在心底早已原諒了二老,他何嘗不知,當年如果不是形勢所逼,二老又怎會將自己的父母逐出宗門!

  這么多年來,他們心里受到的折磨又豈會少,他們兩位老人家又做錯了什么?

  那一次,楚巖的舅舅和黑白二老來尋他之時,他心中便是已經顫動,當今日自己傳音給二老表面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二老那如孩子般開心的笑容讓楚巖知道,這就是親情,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情,無可替代。

  絕情身處人群之間,望著眼前之景眼圈泛紅,自語道:“妹妹,你看到了嗎?”

  紫魔宗一方,一名邋遢男子坐在角落里,一只手還握著一個酒葫蘆,看著眼前一幕,醉紅的臉上流露出的欣慰的笑容,眼中墮落之色化為了一絲明亮,道:“三弟,你的兒子和你一樣,有種,好啊,好,哈哈……!”

  邋遢男子身旁,一名身著黑袍,頭戴斗笠的渾身滿是殺氣的的男子摘下了那帶了多年的斗笠,其中一張掛著六道刀疤滿是煞氣的臉龐顯露而出,其讓人望著心驚的臉龐之上此時竟是流露出了一絲笑容,聲音沙啞道:“三弟,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的兒子!”

  高臺之上,楚縱橫和玉無極的心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好好,好孫兒,起來,快起來!”

  楚縱橫眼中晶瑩閃爍,聲音幾乎顫抖道。

  “好孩子,起來,讓外公好好看看!”

  玉無極一臉慈愛之色,扶著楚巖的雙臂。

  楚巖站起身來,竟是不知如何言語!

  周天仁三個老怪此時臉色鐵青,鐵青之極!

  楚縱橫拍了拍楚巖的肩膀笑著說道:“哈哈,好,好啊,好小子,長天有了個好兒子!巖兒,現在你有了挑戰的機會,你挑戰爺爺我,咱可是準備的不少好東西!其中就有一件中品殘破魔寶哦!”

  眾人聽聞,這才想起來作為最后精英戰第一人,他有向這五大四次神劫巔峰高手挑戰的資格。

  五大四次神劫高手都已經準備三樣寶物,并且僅僅出三招,第一招用三成實力,第二招用五成實力,第三招用七成實力!

  作為精英戰的第一年輕強者,若是能接住其中第一招,可得其一件寶物,兩招兩件,三招都接住,那便可以得到其所準備的所有寶物了。

  四大巔峰強者所準備的寶物,那絕對不是一般的貨色!

  楚縱橫張口就是一件殘破魔寶,可見一斑!

  這一刻,整個廣場再次沸騰了,剛看完巔峰精英戰,這一刻,又要見到并州年輕一代新生的第一強者與四次神劫絕世強者過招,這樣的情景想不激動都難啊!

  楚縱橫話語落下,還沒等楚巖說話,玉無極便是搶先道:“別聽你爺爺的,外公準備的好東西可是也不少,這次可是都將碧靈玉劍都拿出來了,你能接下外公三招,此劍就是你的!”

  玉無極話語落下,眾人又是震驚了!

  碧靈玉,是打造碧靈劍陣所用飛劍的最佳靈玉!

  碧靈劍陣與紫霄劍陣有所不同,紫霄劍陣布陣是需要很多柄飛劍,而碧靈劍陣卻僅僅需要一柄,而布陣之時所需的飛劍則都是此劍幻化出的劍影,如果單純的以價值來估算,碧靈玉的價值還在紫金之上。

  眾人心中估計了,這玉無極一開始準備的寶物絕對的不會是碧靈玉劍,現在看這是自己的親外孫,那還有什么不舍得的!

  楚巖淡淡一笑,對著二老說道:“爺爺,外公,孫兒與你們今后切磋的機會還多,今日卻是想向找一名與您二老實力相差不多的切磋一番!”

  話語落下,楚巖便是看向了周天仁!

  楚縱橫和玉無極均是微微一愣,下一刻嘴角掛起了一絲笑意!

  “老周啊,我孫兒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也應該明白了,出來我們兩個老家伙意外,這幾個人中也就你能拿出手了,陪我孫兒過幾招吧!”

  楚縱橫看向周天仁直接說道。

  周天仁聯合幾大派要對付紫魔宗的事情已經知曉,他自然不會給周天仁留什么面子。

  周天仁聽了楚縱橫的話臉色一寒,冷聲道:“過幾招?呵呵,你也太瞧得起你這孫子了吧!”

  “周老怪,你都老糟頭子一把了,教導一下晚輩又不會要你怎么樣,不過你下手最好有些分寸,楚老魔孫子多,本尊可就這一個外孫!”

  玉無極一改往日的和藹之色,此時帶著幾分威脅之意說道!

  這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你要是真傷到了我外孫,老夫就跟你玩命!

  這楚縱橫和玉無極,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當真讓周天仁有些不知如何言語了,雖然早已想好了對付兩大宗門之策,但現在還未到撕破臉皮之時,可如果就依著兩個老家伙放水把寶物都給了這小子,那自己以后還有何顏面在并州之上行走!

  火焰風和趙成龍臉色也是微變,不過知道這個時候不易插嘴,均沒有言語!

  就在周天仁糾結之時,楚巖卻是說道:“周前輩,晚輩乃是真心向前輩討教,就依照規則,前輩,分別出三成,五成和七成實力,不必留手,后果晚輩一概承擔!”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