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武俠修真 > 靈鼎 > 第四百七十八章:各種憋屈各種有!
  “這!”

  這一刻,當看著另外一個‘自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朝著自己奔來之時,簫天成真的凌亂了!

  這家伙怎么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難道真的是自己的雙胞胎弟弟?

  “大哥,我總算找到你了,你知道嗎,小弟我找了你多少年了!”

  楚巖一把拉住了還在發愣的簫天成的手,繼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道。

  “你,真的是我弟弟?”

  簫天成這一刻真的凌亂了,他探查了眼前這個和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青年,絕對沒有帶皮面具,或者是易容術什么的,這家伙是真的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難道真的是自己的弟弟?

  沒想到,我簫天成,還有個弟弟!

  “當然啊,大哥,我自己是你的弟弟,小弟名為簫天柱,和你是一奶同胞啊,大哥,先別說了,咱們躲躲吧,之前我在前面提了你的名字,有好多人都說你太囂張,一聽說我的你弟弟便喊打喊殺的!那幾個家伙都追來了,咱們感覺跑路吧!”

  楚巖一臉一臉緊張拉著簫天成的手臂焦急道。

  “哼,兄弟莫怕,有大哥在,沒人能欺負得了你!”

  簫天成一臉信心道,的確這揚州散修年輕一代除了代風華其還真沒服過誰。

  “但是,大哥,他們人很多啊!”

  “怕什么,垃圾再多又能如何!三五個,你大哥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看著自己弟弟那緊張的模樣,簫天成拍了拍胸脯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怎能不展示一下當大哥的威猛無敵。

  “大哥,他們來了!”

  “沒事,不就三兩個垃圾嗎,還能……這……”

  簫天成一臉自信地對自己的弟弟道,而轉頭一下,差點瞪出了眼珠子,尼瑪,這哪是幾個啊,這明明是一群。

  “奶奶的,這家伙還在罵我們是垃圾!”

  “揍他!”

  “沖啊!”

  ……

  眾人一起朝著嘯天成沖去,卻見簫天成身邊還有一人,面孔很生,便以為是其幫兇。

  看到眼前這二十余名如打了雞血一般帶著吃人目光的金丹中期修者朝著自己奔來之時,簫天成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好漢架不住狼多啊!

  “二弟,這怎么……你……”

  “嘭!”

  簫天成轉過頭來,卻是一張陌生的臉龐映入眼簾,下一刻一根黝黑的鐵棍在自己的眼中放大!

  一棍!撂倒了!

  出手的自然是又換了一張容貌的楚巖!

  “兄弟們,快來啊,我把這家伙撂倒了!”

  楚巖扯開嗓子喊道,隨即看了看躺在地上,腦袋還在冒金星的簫天成道:“大哥,再會哦!”

  話語一落,楚巖撒腿便跑,真靈九閃第四閃運用到了極致,直接便是沒了蹤影!

  “他娘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簫天成臉上滿是暴怒之色,他知道自己被玩兒了,尼瑪自己的同胞弟弟會對自己下狠手嗎?

  奶奶的,還簫天柱,簫天柱,簫天豬?敢罵老子,你給老子等著!

  “誒呦!啊,你們認錯人了,不是我……”

  簫天成被剛才一棍撂倒,腦袋還在冒金星卻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劈頭蓋臉而來!

  二十余名金丹期修者啊,同時出手,再加上簫天成之前被一棍子撂倒失去了先機,此時就是被虐的份兒!

  “還敢說不是你,不是你是誰?”

  “狗東西,簫天成,本來看你人模狗樣的,你不是扇我嘴巴嗎,啊!”

  “不是你是誰,難道還有兩個簫天成不成?之前還敢罵我們垃圾,你個垃圾!”

  “新人一代第二人,了不起嗎?丫的,你再狂啊!”

  ……

  眾人憋了好幾天的怒氣終于得到了釋放,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打,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

  簫天成已經被打成了一個豬頭,可大家仍舊沒有還手的意思。

  “真的不是我啊,真的是另外一個簫天成,不是我,是另一個!”

  簫天成此時身上是痛,心里是憋屈,簡直憋屈到了極點,無緣無故替別人背了黑鍋!

  “兩個簫天成?你騙鬼呢啊,我們兄弟一路跟你到這的!哪有第二個?”

  “奶奶的,當我們是傻瓜嗎?我打,我打打……”

  “剛才還敢踢我屁股,老子爆你菊花!”

  “踢他小弟弟,不用客氣!”

  ……

  半個時辰后,眾人打得手都酸了,坐在地上休息,簫天成此時已經變成了豬頭中的豬頭,整個人胖了一大圈,這是生生被打腫了!

  “嗚嗚……真的不是我……”

  簫天成不是被打哭的,是憋屈得哭了,其衣衫凌亂不堪,如若被十八個大漢強襲過一般!

  “你閉嘴吧,對了,之前把這家伙一棍子撂倒那兄弟呢,那位兄弟真是勇猛啊,簡直是我輩典范!”

  “是啊,人怎么沒了,這兄弟動作可真夠快的!”

  “做了好事不留名,當真是俠義中人!”

  ……

  眾人議論紛紛,卻忽而感覺一陣冰冷之極的感覺撲面而來。

  簫天成趁著眾人休息的時候,將一枚小還丹塞進了口中。

  小還丹藥效極強,一般程度的傷,一粒就可恢復到巔峰,這些家伙雖然群毆了簫天成,但畢竟簫天成乃是楊千葉的弟子,身份在那里,大家下手也都留了度,沒有誰下黑手!

  這一刻,簫天成完全恢復了!

  “我擦你們丫兒的,敢打老子!”

  “我打你個滿臉開花!”

  “我打,我打……”

  “尼瑪,敢爆老子菊,我暴死你!”

  “以后你別做男人了,要那東西做什么,我踩踩……”

  ……

  簫天成如若瘋魔一般不知從哪里弄出了一根鐵棍,朝著眾人便是一頓瘋狂拳打腳踢,并且還做了一些慘絕人寰的事情!

  而眾人剛剛打簫天成打得精疲力盡了,簫天成此刻剛嗑完藥正是威猛無比,本來實力又在眾人之上,這一下簡直是虎入羊群,見誰虐誰,將之前眾人對自己施展的數倍,甚至十倍還之。

  “簫老大,別打了!”

  “簫老大,我們錯了!”

  “誒呦,你真暴啊!”

  “大哥,我不想變太監,繞了我吧!”

  ……

  一陣陣鬼哭狼嚎在眾人口中傳出。

  最后簫天成也是大爽了,雖然留了手,但這些家伙注定是不能繼續闖大陣了!

  “奶奶的,簫天柱,別讓老子找到你!”

  簫天成如若困獸一般仰天怒吼,卻吼出了如此一句讓被打趴在地眾人無語的話。

  簫天豬?這算是自嘲嗎?

  “阿嚏……”

  大陣第三十重中,楚巖猛地打了一口噴嚏!

  火云峰。

  “哈哈,這小子,簡直……”

  “笑死我了,這小子,簡直是個奇葩啊!”

  “這么陰險的招數都能想出來,太給力了!”

  “天成這次真是,呼呼,還是想笑……”

  ……

  之前楚巖與簫天成總總,完全展現在銅鏡之中,眾人看到最后實在繃不住了,紛紛捧腹大笑了起來,也就那些元嬰期的老祖還能微微保持形象,不過一個個也是忍著笑容。

  “都他娘的給了老娘閉嘴!”

  楊千葉當即便是一聲標準的母夜叉式暴吼,頓時火云峰鴉雀無聲。

  這個老妖婆的實力變態之極,大家可不想沒事觸其眉頭!

  “老娘怎么收了這么個笨徒弟,老大,你那女婿簡直一肚子壞水,千萬不能將靈兒許配給他!”

  楊千葉氣得一張俏臉鼓鼓的,簫天成丟人,那就是她丟人啊,這次人可丟大了。

  “老妖婆說的對,千萬不能把靈兒往火坑里推啊,這小魔頭老夫來親自整治!”

  老黃一臉義正言辭道。

  “我去,老黃,你真會找時機挖墻腳啊,那可是老大的準女婿,你也敢搶?”

  “那又怎樣,老妖婆子,你徒弟都被人家虐成那樣了,你可沒臉再收下他了吧!”

  “哼,你還真說錯了,老娘我就要好好教育下這鬼小子!”

  ……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

  元無悔一聲冷喝,將兩人打斷。

  “這小子,麻煩還真不少!”

  元無悔淡淡一語,眾人隨之朝著銅鏡之中看去:

  其中一名青年男子與一名青色道袍的中年修者對立而視。

  “楚巖,這次你必死無疑!文武和飛鳴就用你的血來祭奠吧!掛符飛劍,十六周天劍,出!”

  青袍男子一聲暴喝,袖口光芒閃爍,十六柄貼著青色符箓的飛劍極速而出,飛行之間,十六柄飛劍聯合之下,上方浮現出了一張巨型符箓虛影,其釋放著無比的威壓!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