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武俠修真 > 靈鼎 > 第三百六十八章:少宗主之戰!
  楚巖的聲音平淡之極,當真就如師兄教育不懂事的小師弟一般。

  楚巖沒有拆穿化滕明,他今天要做的是讓他完敗于此,背叛宗門以及其在鬼墓試煉之中所做,已經讓楚巖對其產生了殺心。

  化滕明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但卻愣是沒有憋出一句話來。

  其實此時,化滕明心中無比的亂,楚巖的出現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這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化滕明怎么不說話?”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難道兩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

  在場眾人均是有些疑惑了起來,一句‘你夠資格嗎’就將化滕明逼到了這般地步嗎?

  水天羽這宗主可不是白當的,他也是心思伶俐之輩,楚巖的話以及化滕明的表現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隨即道:“楚巖,你此話何意?滕明在鬼墓試煉之中手刃翼州年輕一代第一人雷天殤,如今實力已經達到了筑基期八層巔峰,這樣的人,還不夠資格擔任少宗主之位?”

  “他其實不是不夠資格!”

  楚巖嘴角帶笑,淡淡一語。

  眾人心中更加疑惑,楚巖方才還說其不夠資格,現在怎么又這么說?

  卻聽楚巖淡淡一笑再次道:“他不是不夠資格,是根本沒有資格!”

  狂!什么叫狂,這就叫狂!

  沒有資格,楚巖竟然當真翼州各大勢力的面,說化滕明沒有資格,這是何等的狂!

  楚巖淡淡一語立刻將整個場面引爆!

  沒有管眾人的議論,楚巖雙目盯著化滕明的雙眼淡淡道:“呵呵,你說雷天殤是你殺的?你,有那個本事嗎?”

  楚巖淡淡一語,化滕明的臉已經變成了醬紫色,立刻對著楚巖狂吼道:“楚巖,你什么意思,我化滕明的實力眾人有目共睹!有沒有資格不是你說了算的!”

  化滕明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必須咬定雷天殤就是自己殺的,如果自己的丑事暴露,那么這多年經營的一切就全都毀于一旦了。

  化滕明有信心,終極墓府之中逃出來的人不多,除了自己之外,只有雷天佑和歐陽遠,歐陽遠已經呆傻,而雷天佑絕對不會站在楚巖一方,只是楚巖的一面之詞,誰會相信?

  “哦,這么說來雷天殤真的是你殺的了?”

  楚巖嘴角帶著譏諷的笑意道。

  “那是自然!”

  化滕明立刻一臉正色道。

  “雷天佑,你說,你哥哥是被這他殺的?他,有這個實力?”

  楚巖突然將目光投向萬魔窟一方的雷天佑。

  雷天佑嘴角掛起了一絲詭異的微笑,卻不說話,他雖然不知道為何鄧慕裳不讓他說出真相,但作為萬魔窟的一員雷天佑也只能聽從命令,不過這已經是雷天佑的極限了,現在要他站出來為化滕明這個恬不知恥的家伙作證,他絕對做不到。

  所以這個時候,雷天佑保持了沉默。

  眾人見雷天佑不說話,心中均是疑問了起來,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隱情不成?化滕明沒有殺雷天殤的實力,那么誰有?是楚巖?

  鄧慕裳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她知道雷天佑的性子,沒有辦法逼的。

  楚巖見雷天佑不說話,轉身對水天羽道:“掌門師叔,據我所知,這立少宗主之時,若是有人不服可以向候選人發起挑戰,對吧?”

  水天羽這只老狐貍,此時心思不知轉動了多少遍,他已經感覺出化滕明可能有事情瞞著自己,而這個時候楚巖發起挑戰,一些事情很可能就會水落石出。

  想到這里水天羽也沒有猶豫對化滕明道:“滕明,想要當這少宗主,首先做的必須要服眾,現在除了楚巖之外所有的弟子均是服了你,今天你只要打敗楚巖,這少宗主之位就是你的!”

  “謹遵師尊指令!”

  化滕明此刻也沒有猶豫立刻道,他知道只要這次打敗了楚巖自己便是完全占據了上風,那么無論楚巖再說什么也都造不成威脅了,并且如今化滕明實力已經達到了筑基期八層,并且有多件極品靈器在身,并且還有從道遠仙人那里得來的靈符。

  如此多的底牌在手,特別是那靈符,就算是金丹期的修者都可以滅殺,又何況楚巖一個小小的筑基期。

  “好,那么此處便為擂臺!規則就不用我說了吧,一切手下見分曉!”

  水天羽說道,然后朝著九峰峰主點了點頭,大家集體退下了高臺,此處儼然成了一座對戰擂臺。

  “你們說誰會勝!”

  “那還用說一定是化滕明,那家伙本身就有筑基期八層巔峰的實力,并且還有天地靈物赤云火在身,真實實力足以可比筑基期十一層甚至十二層的修者!”

  “我看不一定,那楚巖方才可以隨便一掌就擋住了金丹期三層修者的一擊。”

  “那名峰主明顯是隨便一擊,沒有下重手,否則他怎么可能擋住!”

  “那你去擋一個?”

  ……

  廣場之上眾人已經紛紛議論了起來。

  此時雷天佑看著楚巖眼中滿是瘋狂的戰意,雖然楚巖殺了雷天殤,雷天佑與楚巖的仇已經不共戴天,但其實雷天佑并不怎么恨楚巖,甚至是有些欣賞。

  雷天佑骨子里是個戰斗狂,他一直想真真正正的再找楚巖打一次,最后將其戰敗,兩年前他敗的不甘心。

  歐陽遠看著楚巖嘴角提起了一絲弧度,他對楚巖有恨嗎?如果恨也是應該痕刀痕,是刀痕毀了他的九陰靈尸,毀了他的哥哥,但刀痕已死,歐陽遠其實已經看開了好多事情。

  但他心中有一個愿望,竟是和雷天佑一樣想找楚巖打上一場,歐陽遠敗在了刀痕的手里,如今刀痕已死,想要洗脫這份屈辱只有戰勝楚巖。

  廣場之上各大勢力眾人也是興致勃勃,誰能想到本來一個簡單的宗門大典會衍變成現在這副模樣,這兩個站在年輕一代之中的巔峰青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兩人對立而視,并未言語,但一股無形的氣勢碰撞便已經開始。

  化滕明面目有些猙獰,而楚巖卻仍舊一副淡然從容的模樣。

  最后還是化滕明率先沉不住氣開口了。

  “楚巖,今日你必敗無疑!”

  化滕明看著楚巖聲音冰冷到了極致,他知道這次如果自己真的輸了,那么真的有可能輸掉一切。

  “說這種話的人一般最后都比較慘,看來你已經有了覺悟!”

  楚巖則是微微一笑,淡淡道。

  “大師兄!”

  “大師兄!”

  “大師兄!”

  ……

  擂臺之下羽化宗眾年輕弟子紛紛大吼了起來,寥寥幾個給化滕明加油的也被這山呼海嘯的吼聲給淹沒了。

  “人心所向,便是正道!”

  楚巖聽著這眾人弟子的吼聲,對著化滕明淡淡一語。

  “玄炎劍,出!”

  化滕明此時額頭青筋凸起,已經是暴跳如雷,其一聲低喝,儲蓄袋之中光芒閃爍,一柄赤紅色的飛劍從其中飛出,迎風便漲,瞬間化為了十米長短,其上云朵狀的火焰翻滾涌動,帶著灼熱之極的氣浪朝著楚巖轟了過去。

  水天羽見況眉頭一挑,很顯然,化滕明如今對赤云火的運用已經達到了極其恐怖的地步,其已經能完全將其與靈器想配合,靈力加上赤云火一共加持靈器,那威力會達到何等恐怖的地步。

  在場眾人之中不少都看出了化滕明的恐怖。

  “我的化師弟,兩年了,你就這么點長進?”

  楚巖淡淡一語,白骨手掌就那樣的擋在身前,看著那翻滾著云朵狀火焰的巨劍朝著自己轟來。

  “噹!”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那赤云火加持的巨劍竟是被楚巖那詭異的白骨右掌死死抓住前端,無論其怎樣晃動都難以掙脫分毫!

  赤云火釋放的狂暴火焰,被無數淺白色靈力所化的冰寒氣霧給壓制了下去。

  “怎么可能?”

  化滕明當即瞪大了眼睛,其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那可是極品靈器啊,還有天地靈物赤云火加持,就這么被隨便一掌抓住了?

  眾人心中均是無比的震驚,那白骨手掌是什么,怎會如此強悍?

  “再來!”

  “嘭!”

  楚巖淡淡一笑,猛地一拳轟擊在了化為巨劍的玄炎劍之上,玄炎見猛地一震,直接被楚巖這一拳轟飛了出去。

  “赤云火,升騰!”

  靈器受損,化滕明只感覺氣血翻涌,其當即便是再次暴喝。

  只見玄炎瞬間化為了十米之長,而其上赤云火更是無比洶涌了起來,火焰加持之下,玄炎劍竟是化為了足有十五米長短,帶著無比駭人的熱浪再次朝著楚巖轟去。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