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武俠修真 > 靈鼎 > 2624.第兩千六百二十四章:命中等一人!
  這一刻,胡風年手中浮塵再次一甩,化為一道狂風意境掌印!

  三重風靈印!

  歲月烙印,又是崩潰數百道!

  ……

  四重風靈印!

  ……

  五重風靈印!

  ……

  當六重風靈印幾乎和崩潰之時,歲月烙印還剩下七百七十七道。

  “是你尋緣,還是老夫強行結緣,就,七重風靈印!”

  此刻,胡風年面色蒼白,六重風靈印,他施展之時已經不多,如今在反震之力下也是受傷不輕。

  但,他知曉,自己不能敗,絕對不能!

  如此,七重風靈印,最強一擊,展開!

  浮塵猛然揮動。

  意境瘋狂凝聚,化為第一個掌印融入了那風靈印之內。

  七重風靈印!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氣勢,自其中暴虐開來!

  “嘭嘭嘭……”

  剩余七百七十七道歲月烙印,不斷崩潰。

  一百道!

  兩百道!

  ……

  七百道!

  ……

  在崩潰的七百道之后,那七重風靈印也是快達到了盡頭。

  此刻,所有人都在觀望這里,這尋緣之事,到底能不能強行結緣,就次。

  七百七十道!

  ……

  還剩下最后七道歲月烙印。

  七重風靈印也是幾乎崩潰。

  七百七十一!

  ……

  七百七百七十六!

  就在只剩下最后一道歲月烙印之時:

  “嘭!”

  崩潰的,不是楚巖的歲月烙印,而是七重風靈印。

  七重風靈印,在崩潰了楚巖足足三千六百多道歲月烙印之后,還是敗在了最后一道之下。

  胡風年,沒有破開!

  雖然只差一道,但卻是天地之差!

  他,敗了!

  煉意之下第一人,胡風年敗了!

  意榜第八,胡風年,敗了!

  “噗……”

  重傷之下,胡風年再也無法忍住,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面色化為慘白,其悲涼苦笑:“老夫,敗了!”

  “規矩,你知道!”

  楚巖平淡的聲音再次傳出。

  “樓主有言,鬼道友沒有突破到明意之時,在我之前的七個煉意修者不會對道友出手!”

  胡風年開口,取出自己一一縷意境,隨即離去。

  青簾之后。

  “噗……”

  楚巖強行支撐,此刻噴血。

  胡風年不可謂不強大,若非這么多年的積累,楚巖直接與其一戰,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這一次的勝負,楚巖卻沒有太多在意。

  他在意的,是那有緣之人!

  “這一世,還剩下最后一年,那有緣之人,真的等不到了嗎?”

  楚巖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感慨之意。

  這一年,過得很慢,十分的慢!

  有一種等待,叫做度日如年!

  一個月過去了!

  三個月過去了!

  ……

  十一個月過去了!

  轉眼之間,這已經是楚巖來到平安城的第一百年,這第一百年,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就要結束了。

  平安城的這一世。

  有著太多的故事。

  胖三,順溜,老張,碳頭兒,司括靜,司公正,狂刀,趙員外……

  一道道身影,此刻在楚巖的腦海之中浮現。

  楚巖一頭白發,已經散落鋪滿了整個地面。

  其面容之上,皺紋堆積,整個人帶著垂暮要到達盡頭的氣息。

  白水淼在酒館之上,他的樣子沒有變化,其開口:“大哥!”

  “不重要了,若有遺憾,那這一生,便以遺憾收官,僅此而已!”

  楚巖聲音平淡,帶著幾分解脫之意。

  這種感覺,是一個執著了一輩子的人,終于在臨死之前,一切一般。

  忽而,楚巖感覺,自己想要走出去了。

  走出這已經困了他快要百年的小屋子,走出這青簾之外。

  而也在此刻,一道若是帶著熟悉的聲音,在外界傳來:

  “平某,來了!”

  平某來了!

  此話,不是拜訪,這語氣,更多的像是兩個已經約定了百年的人,終于要相見一般。

  “你,終于來了!”

  楚巖笑了,這是在切之后,得到的驚喜之笑。

  楚巖站起身來!

  這是一百年來,他第一次站起身來。

  一頭白色長發,無風自動,漂浮在了腦后,楚巖朝著屋子外走去。

  來人,一身求金紋長衫,乃是一個樣貌清秀,身材略小消瘦的俊俏男子,他微笑之間來到酒水光幕之前,一步邁出。

  沒有意境,沒有神通,就是這一簡簡單單的一步。

  他穿越了酒水光幕,在這十年以來,第一個人進入酒水光幕的人。

  也在他穿過了酒水光幕的同時,那酒館內青簾之后,一名白發飄揚的老者走出。

  正是楚巖!

  這是兩人第一次相見,但卻若是命運之中早已注定好一般,一切是那么的自然。

  “楚巖!”

  楚巖前之人,那種讓他追尋已久的熟悉之感,再次浮上心頭,根本沒有遲疑,他說出了自己的真實名諱。

  “平安!”

  俊俏男子開口淡笑,眼中沒有什么意外。

  兩人就這樣目光注視,片刻,都沒有移開。

  一息!

  兩息!

  ……

  十息!

  酒館之外,眾人見到此幕,已經震動到了極點。

  誰也沒有想到,鬼凌大師等待了十年的人,竟是終于在這最后一年之中,等到了。

  這一刻,沒有人說話,雖然因為酒水光幕的隔絕,他們聽不到兩人的話語,但此刻他們知道,這一次緣,對于兩人來說極為重要。

  兩人相見這一眼,若是穿越了洪荒歲月,若是擺脫了命運輪回一般。

  那種極為熟悉,但卻又陌生之極的感覺,讓兩人此刻心中均是有種復雜之感。

  “你可是在等我?”

  良久,平安臉上滿是迷茫之色,開口。

  “我不知,我只知自己在等待一個人,如今便是你!”

  楚巖蒼老的面容之上,也是帶著幾分疑惑,開口。

  平安猶豫:“我……”

  “你之想,我不知,但我之做,卻是因為你,坐!”

  楚巖淡語。

  這話語傳入平安耳中,讓他心中頓時感覺無比的溫暖,這種讓他感到安心踏實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

  平安坐了下來。

  楚巖淡笑之間,走入了后廚。

  片刻,兩只煩著金黃色的烤羊腿,被楚巖端了上來。

  同時,楚巖擺在了桌子上,兩壇酒。

  這兩壇酒之上,均是貼著書寫著‘憶’的紅紙。

  憶酒!

  為回憶而釀造,楚巖不知,自己為何會拿出這憶酒,這一切均是出自于本能。

  “美酒這等優雅之物,與烤羊腿這等俗物,是否不搭?”

  平安烤羊腿,忽而有種熟悉之感,此感覺不知從何而來,他想回憶,卻回憶不起,不過嘴上,卻是笑道。

  “何為俗,何為雅,你都餓成這個樣子了,還如此挑剔!”

  楚巖一聽,當即淡笑說道。

  平安的確很餓,那種餓并非**之上,而是來自于心,他一直有種饑餓之感,當烤羊腿之時,他才知道自己饑餓的源頭。

  平安此刻,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這些年,我來過很多次,但我一直都在猶豫……”

  “你每一次的到來,我都知道,我也一直在自問,你是否是那個人!”

  楚巖此刻心十分之平靜,開口淡語。

  “你可知道,我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一個人!”

  平安目光死死盯著楚巖,開口道。

  “我只知道,你是一個女子!”

  楚巖聲音平淡之極,眼中清澈之極,如若訴說一件平常之事!

  平安的臉,卻紅了!

  這是第一次,她被人道明隱秘之事。

  “你……”

  “吃吧,一會兒該涼了!”

  楚巖沒等平安話語說出,便是開口。

  平安嘴邊的話沒有說出,乖乖的拿起羊腿,這若是一種來自靈魂之中的默契。

  這羊腿很平常,其中沒有什么靈藥加持,但吃在口中,吞入腹內,卻是讓人感覺十分溫暖。

  楚巖拿起另一只羊腿,也是咬了一口。

  平安再次猶豫:“我……”

  “先喝酒!”

  楚巖卻是淡笑,倒了兩碗酒。

  平安也沒有推辭,兩人各自飲了一碗酒。

  酒水入腹,平安剛欲言語,楚巖卻是先開口:

  “你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聽聞此話,平安身體一震,眼中流露出了驚色,不過隨即,便是苦笑:“你都知道了?”

  “從你進入這里,我便知道了!以我之醫術,也無法彌補你這詭異流失的壽元,唯一的辦法,便是你的意境突破!”

  楚巖正色,開口道。

  “在此之前,你愿聽我講訴一個故事嗎?”

  平安沒有因為楚巖的話而落寞,這些年,她東西已經太多,其反而開口問道。

  “這故事,我已經等待了許久!”

  ps:出現一個小漏洞,九十年的歲月烙印應該一共三萬兩千多道,怪小遷對于數字不敏感,我對不起數學老師,后面會更正,大家見諒下。而且,大家可以猜猜,這個平安,到底和楚巖有著怎樣的關系,哈哈!這里是一個很大的伏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