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武俠修真 > 靈鼎 > 第兩千五百九十八章:小村悟意!
  酒席因為缺少了秋霸,變得冷清了起來,很快便是散了。復制網址訪問

  楚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做接下來的打算。

  一道聲音在后面響起;

  “鬼小友,還未歇息嗎?”

  楚巖一看,正是秋霸,其因為傷勢未愈,面色還帶著幾分蒼白,他抱著一壇酒。

  “請!”

  楚巖淡語,坐在屋子正中的桌子旁。

  秋霸坐下,將酒壇放在了桌子上,不容分說,便是倒了兩碗酒水。

  沒等楚巖說話,秋霸便是先干為敬,再次倒滿,再干為敬,再次倒滿……

  連續三碗酒入肚,秋霸整個人帶起了幾分酒氣。

  楚巖此刻也喝了一碗酒,對秋霸道:“我可以學習你的釀酒之術,但我不能拜你為師,我在仙界只有一個師尊,還請秋大叔原諒!”

  秋霸目光變化,隨即大笑:“好小子,你當真聰慧之極,不過也是,聽你所言,你的年歲恐怕還在我之上,雖然所處之處不同,自身心態不同,但這秋大叔今后你也不必叫了,若是不嫌棄,你我平輩相稱,也不分長幼,如何?”

  “一切就按秋兄所言!”

  楚巖一聽,再飲一碗,開口道。

  “好,鬼兄爽快!”

  秋霸當即再飲用一杯。

  楚巖再次開口:“你的要求是讓我守護這大河村吧?”

  秋霸看向楚巖目光變化:“鬼兄心智秋某不及,鬼兄不知,這村落之間的爭斗太過常見,甚至一些城池之中的人,還會來村落生事,有我在時,這大河村以及周邊數十村落安然無事,但我不在之時……”

  “秋兄可曾想過,你守得了他們的一生,可以守得了他們兒子,孫子的一生,但你能守護得了他們的子子孫孫嗎?一些事情,是殘酷的,你需要的,是讓他們成長起來,而不是一味地在你的羽翼下不知世俗險惡!”

  楚巖開口說道。

  楚巖之言,秋霸聽聞苦笑:“此事,我怎能不知,只是……”

  “沒有只是,我們所在的是一個殘酷的世界,沒有誰可以永遠守護著誰……”

  楚巖聲音之中,帶著幾分不容置疑,特別是那一雙目光,銳利之中帶著鋒芒,讓人無法質疑。

  秋霸目光當即變化,他此刻甚至無法想象,楚巖到底是經歷了什么之后才會有這樣的目光。

  “可是……”

  “我最多會在大河村百年,百年之后,一切只看他們的造化!”

  楚巖再次開口。

  “好!”

  秋霸點頭。

  無需什么誓言,兩人接觸時間雖然不長,但此刻也均是知曉,彼此的品性。

  秋霸告辭。

  “做一個釀酒之人,也是不錯!這便作為我入世的第一步吧!”

  楚巖此刻,再次喝了一碗秋水酒,不禁自語。

  隨即,其開口:“師妹,出來吧!”

  話語之間,屋子的一個角落處,一道身影顯現而出。

  正是冰小柔。

  冰小柔雖然此刻也沒有修為,但其身為殺手,對于隱藏身形的方法卻是十分擅長,即便是方才的秋霸都沒等發現其所在。

  “你都沒有修為了,是怎么發現我的?”

  冰小柔一臉的奇怪。

  楚巖淡笑:“氣息,我沒有了修為,同樣你也沒有了修為,每一個人身上的氣息都不同,你身上的氣息無法掩飾!”

  “哼!原來如此!”

  冰小柔冷哼了一聲。

  “師妹,七師娘可好?”

  楚巖淡笑,開口問道。

  “你怎么能一下猜出我的身份?”

  冰小柔又是一臉吃驚的模樣,加上她有點呆萌的模樣,當真有些可愛。

  楚巖微笑道:“你身上有龍族的氣息,諸位師娘中,只有七師娘是龍族之人!”

  “算你猜對了!”

  冰小柔很無奈,自己這等人物,極少吃虧,但在這剛剛認識才一個月多月的師兄面前,卻是屢屢受挫。

  其平復了一下心情問道:“我娘讓我來保護你,但你有什么計劃也要與我商量,我可是你親師妹,我問你,你真的打算留在這大河村了?”

  “我自然言出必行!”

  楚巖淡語。

  冰小柔說道:“可是,你知道,這次入世有多么重要,這小村子里你能感悟到什么意境,他們都意境商量好,明日便進入那諸多城池之中!”

  “入世,脫離了仙,均為世,這是我的選擇!”

  楚巖平淡說道。

  一直以來,都在修仙界中的爾虞我詐中前行,楚巖心中也一直積存著那疲憊之感,如今這安寧的小村子讓楚巖十分喜愛。

  “那我留在這陪你!”

  冰小柔聽,當即說道。

  “不必,你是殺手,領悟意境,恐怕最為適合你的就是殺之意境。而想要殺之意境,必然需要殺人,這村落里,都是淳樸之人,并不適合你,你需要進入那些城池,殺一些該殺之人,來感悟自己的意境!”

  楚巖開口說道。

  冰小柔一聽,心中也知道事情的確如此,但還是咬牙道:“不行,我要保護你,這是我從娘親那里接下來的任務!”

  “師妹,你若不離開這小村,便無法感悟出意境,無法感悟出意境,就無法進入古修遺跡,無法進入古修遺跡又談何保護我?”

  楚巖看向冰小柔說道。

  冰小柔猶豫:“可是,我……”

  楚巖說道:“沒有可是,如果你真的想保護我,那么便離去,領悟自己的意境。再者說,這小村子里,我的安全我自己可以保證!”

  冰小柔最后想了想,也的確如此,起碼現在她自問在如今狀態自己不是楚巖的對手。

  “好吧,你一定要領悟出自己的意境,古修遺跡中,我還要保護你!”

  ……

  次日。

  在大河村只是安頓一晚,楚巖等人對于這墮仙島的情況也都有了了解。

  如冰小柔所說,除了楚巖之外,幾乎沒有人愿意留在這個小村子里。蠻三菱執意要求留在這里,楚巖也是拒絕了,蠻三菱之一生與殺相關也是極大,他與冰小柔一般,不適合這里。

  龍小悠,有些不舍,只說希望今后再來找楚巖下棋。

  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了楚巖一個人。

  大家對于楚巖印象都是不錯,在這沒有喧囂的小村子里,楚巖心底那最為純真質樸的一面展現了出來。

  這一天開始,楚巖與秋霸學習釀酒,釀秋水酒。

  雖然修為被剝奪,但楚巖的領悟之力卻是還在,這釀酒的要領,不過幾日,楚巖便是意境全部學會,如今意境開始實踐起來。

  一個月之后,秋霸便言,再也沒有什么可以教給楚巖。

  如此,楚巖為了方便釀酒,在那無名大河之旁,建立了一個小茅屋。

  自那日之后,小茅屋中,總會飄出酒香,很多村民都被吸引來。

  對于釀酒,楚巖是喜愛,與村民自然也不會吝嗇,每次都不收半點銀兩,便是把釀造好的酒水贈送給大家。

  一次,一名老漢在楚巖這里拿過酒之后,急病發作,跌倒在了屋子外。

  這么多年的閱歷,對于草藥之類,楚巖了解十分之深,成為一個醫者對于楚巖來說,輕松之極,很輕松的便將這老漢醫治好。

  以楚巖對于草藥多年的領悟,一般的小病,對于他來說簡單至極。老漢傳播之下,楚巖的妙手之言也是傳出,不知不覺,楚巖除了釀酒師之外,又多出了一個身份,醫師。

  同樣的,對于這些治療,楚巖也不會收取半點費用。

  三個月過去了,大河村的每一個人,都知道,村子里多了一個年輕熱心的釀酒師,同樣還是個小醫師。

  贈人酒水,醫人頑疾。

  鬼凌一名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每一人提起鬼凌都要豎起大拇指,無不夸贊這個年輕人。

  甚至,有人說,鬼凌是那傳說中的天上大善之人下凡,為了就是救治大家疾苦。

  總之越傳越神,到后來不僅僅是大河村,甚至其他村落,也有許多人,因為美酒和治病慕名而來。

  甚至,很多孩子都喜歡到楚巖這里來,楚巖閱歷之豐富,一次看一個小童跌倒在自己的屋子前,為了哄其不哭,給他講了一個故事。也就在此之后,關于鬼凌大哥哥會講故事的事情便是飛速傳播了起來。

  大河村的小孩子,每日都要來楚巖這里,哭著求楚巖講故事。

  對于這些最為天真單純的孩子,楚巖自心中也是喜愛的,便開始了他又一個身份,說書大師。

  到最后,不僅僅是孩子,甚至一些青年人,一些中年人,到最后一些老年人,一些其他村落之人,都來聽楚巖講故事!

  楚巖的故事多是修仙界之中的奇聞異事,這些凡人哪里見過,大家聽得如夢如幻,不能自已!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