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梓熙站在呈漠的面前,與以往不同氣場令她在這個男人面前顯得很尊貴。

  方瑞芯看到安梓熙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躲在她的身后。卑微的語氣乞求著她。

  “梓熙,救救我。他要殺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安梓熙聽到方瑞芯在說話,很不屑的嘲笑的看著現在如同螻蟻的方瑞芯。

  “救你?我恨不得殺了你。我為什么要救你?”

  安梓熙挑了挑眉,食指抬起方瑞芯的臉讓她對視上自己現在高傲的眼睛。

  “怎么樣,這個眼神就是我學你的。很像吧?不對,我覺得我應該比你更好。”

  說著安梓熙放開方瑞芯,只見從拐角處走過來兩個保鏢直接將方瑞芯拉了起來。

  “你們干什么?安梓熙你什么意思?你不是來救我的嗎?”

  方瑞芯突然被兩個壯漢拉住,自然是不安的質問安梓熙。

  “救你?”安梓熙轉過頭看著狼狽的方瑞芯“我什么時候說要救你?”

  “安梓熙你……”

  方瑞芯還想要說什么的時候嘴巴被保鏢捂住了然后拉了下去。

  一家咖啡廳里,安梓熙坐在呈漠的面前。手中慢慢的攪動杯子里的咖啡,目光也沒有落在呈漠臉上。

  但是面前的呈漠將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安梓熙那張精致的臉上。

  平時她都不化妝的,原本以為訂婚禮上她已經夠漂亮夠驚艷了。沒想到面前的這個女人就是他最愛的安梓熙。

  “梓熙~”

  呈漠一開口,安梓熙就皺起眉頭“我和你很熟嗎?”

  他知道這是安梓熙故意疏遠自己,但是他現在根本就生不起氣來。

  “我今天來見你是為了方瑞芯的事情。”

  安梓熙的語氣冷漠不帶有一絲感情。呈漠聽到耳朵里也真的如同和一個陌生人坐在一起的感覺。

  “方瑞芯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我不承認。”

  安梓熙話音剛落就被呈漠否認了。只見安梓熙將面前的咖啡端了起來。嘴角上揚。

  “你做過的事情到了這一步才反悔,你覺得你是人嗎?”

  安梓熙說這話的時候輕輕飄飄的,但是很讓呈漠有氣說不出。

  “無論這么樣,不管你背叛我是不是你心甘情愿的。發生了就回不去了。”

  “……”

  呈漠沒有說話,只是將口袋中的一個盒子拿了出來。遞給安梓熙。

  安梓熙不用看也知道這是什么東西,“這個就是原本要戴在你我手上的婚戒,但是現在我不需要了。”

  “我知道。”

  呈漠低沉的聲音似乎是找到了一絲理智。他的目光也不再落在安梓熙臉上了。

  “我們在一起這么多年,能走到今天是我們共同的努力,但是毀在了今天卻是我一個人的所作所為。”

  “梓熙,我真的很愛你。但是我已經配不上你了。至于方瑞芯的事情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

  安梓熙看著面前的呈漠,他現在的樣子好頹廢。都已經不像是當初她認識的呈漠了。

  “不插手?那你想怎么辦?方瑞芯肚子里是你的孩子,你就算再不喜歡,再不同意。你考慮過你爸你媽嗎?”

  呈漠的父母都是思想很保守的人,盡管再不喜歡方瑞芯,但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會接受并且讓呈漠和方瑞芯結婚。

  呈漠沉默了一陣子,然后抬起頭對上安梓熙的眼睛。

  “你希望我們在一起嗎?”他知道安梓熙內心的仇恨。或許也只有這樣能讓她過的好受一些。

  安梓熙點點頭,嘴角上揚的十分漂亮動人。

  “不要再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了。”

  說著安梓熙從桌前站了起來,準備離開。但是突然她的心莫名的心痛,有一句話她必須要讓呈漠明白。

  “呈漠。”

  呈漠看著安梓熙精致的臉,認真的看著她。

  “我愛你,但是那是過去了。”

  看著安梓熙離開的背影,呈漠聲的嘀咕了一句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得到。

  “我愛你,一輩子!”

  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世爵。安梓熙坐上了副駕駛。

  黑色的車輛行駛在馬路上,駕駛座上的南言看著身旁的安梓熙,語氣不溫不火。

  “為什么要幫他們?”

  安梓熙聽到南言的問話,沒有回答,嘴角邪魅的弧度看上去十分精美。

  都在以為她是在幫呈漠和方瑞芯在一起嗎?不,錯了,都錯了。

  她這是在報仇!

  呈漠和方瑞芯在一起最后的結局,不會是讓他們兩個人都好受的。

  呈漠對方瑞芯沒有感情,所以根本就不會對她有所憐憫。家庭的冷暴力,同時也讓方瑞芯一輩子都得不到呈漠的心。

  兩個人注定不會有好結局。

  現在還以為她是在幫這兩個人嗎?

  瑞堡里:

  “南正銘,你放開我。你神經病啊,這么大的年紀這樣折騰我?”

  伊詩語被綁在一棵樹下,看著南正銘拿著弓箭對著她瞄來瞄去。

  她的這顆老心臟那里受的了這樣折騰?

  南正銘明明聽見了伊詩語的話,卻依舊裝作耳聾,繼續瞄來瞄去。

  “南正銘你快點把我放開聽見沒有?你要是一不心把我弄受傷了怎么辦?”

  她真的是越來越怕了。

  這個老男人動不動就來點花樣折騰她。還說什么是自己年輕的時候一直欺負他。

  現在他要討回來。

  姑奶奶的,從認識他南正銘一來都是他在欺負自己。什么時候變成自己欺負他了?

  他是誰?南正銘啊。誰敢欺負他?

  “伊詩語,你連我都不相信了?”

  南正銘聽著伊詩語這語氣,簡直臉都綠了。

  這個女人怎么這么多年還是對他持有懷疑態度?

  “先生,這是二少和二太太的郵件。”

  宋柯如今也是老了,拿著打印好的郵件走到南正銘身旁。

  伊詩語一聽來了興趣,“老頭子,拿過來我看看。”

  南正銘無奈的看了看伊詩語,拿著手里的郵件走到伊詩語面前。

  “諾~”

  就在這個時候宋柯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南言的視頻電話。

  宋柯將手機遞給伊詩語,只見視頻另一頭是南言和安梓熙。

  “爸媽~”

  伊詩語一看到自己的兒子兒媳婦樂的和什么似的。

  “南言梓熙啊,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啊。我在家都要被你爸虐待死了~”

  手機另一頭的南言和安梓熙聽到伊詩語的抱怨笑了笑。

  “我們還在挪威呢,再過幾個月吧。”

  就在這個時候伊詩語給南正銘使了個眼色,讓南正銘把那句話說出來。

  雖然自己很不情愿,但是是伊詩語一直讓自己開口……

  “你們趕快回來。老大不了,我們還沒抱孫子呢!”

  視頻的另一頭雖然知道是伊詩語讓南正銘這么說的。但是他竟然真的能說出口。真的很讓他們震驚。

  “知道了爸,會讓你抱上孫子的。”

  一家人又閑聊了幾句,然后掛了視頻。

  南正銘將伊詩語從樹上解開繩子,摟著她走向屋里。

  “我跟你說啊,南奕也老大不了,南言都結婚了,他這個哥哥也該物色起來了……”

  ――完――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时时彩五星走势图怎么看